展评 CRITICS’ PICKS

  • “信任&迷惑”,2021,展览现场.

    信任&迷惑

    大馆Ψ 当代美术馆 | Tai Kwun Contemporary
    香港中环荷里活道10号
    2021.05.05 - 2022.01.01

    长串的灯泡从高挑的展厅顶部垂下,如展览入口的帘幕,招引观众进入展厅内部。费利克斯·冈萨雷斯·托雷斯(Felix Gonzalez-Torres)这件《“无题”(北方)》(1993)中的挑逗姿态ζ 却可能是展览“信任&迷惑”中最安稳和传统的元素了。展览开○幕当天,在这片夸张的节日灯光四周的空间里,几个行为艺术作品同时进行着,向摩肩接踵的来宾索要注意力和参与度。一些人为这种奇特、混乱和充满生命力的现场所吸引,另一些人则决定逃避来▆自表演者邀请对话的不适感。更多时候,这个长达七个月的展览①项目分时段地演绎№一系列行为、装置和影像作品,同一件作品的状态和布展方案也会持续改变,例如那排※欢庆的灯泡帘幕在某一天会变作盘旋累积成堆的疲倦︾状态,再之后不久又彻底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个水々面折射出寂落光谱的空荡荡的鱼缸装置(杨沛铿,《日落24/7》,2021)。

    在一个正常的工作日走进这个展览并不⊙会感到巨大的戏剧性,但那种异质的、随机的、电流←般流窜的变量一直存在,像展厅地板中嵌入的腐朽中的骰子(著名魔术师【瑞奇·杰伊[Ricky Jay]收藏),鼓动着观众在面对未知和机会时再多一些↓尝试。你可以聆听水果中水份变化通过合成器谱写的『静物之乐曲,或是近距离观察一套复杂机械运动带来⌒ 的心跳般的灯光装置(分别是作品《分解》和《Copula》,皆来自艺术家毛利悠子)。塞莱斯特·布里那(Celeste Burlina)设计了一座介于景观和多面向功能性看台之间的舞台装置(《离迷若得》,2021),可以攀♂爬游戏,或者随意休憩俯瞰整个展场。舞台内部的隐藏空间是立陶宛艺术家莉娜·拉普丽特(Lina Lapelyte)的新作《斜坡研究》(2021),也需要用身体去感受不平衡的物质空间和不均衡的音乐之间的特殊〗关系。参与和体验是这个展览不断强调的东西。当代艺术制造的“新”是令人充满迷惑的体验,显然策展人谭雪和瑞牧德斯·马拉萨斯卡(Raimundas Mala?auskas)希望借由这种迷惑性、身体性的新体验打破僵局,为重新建立人与人的信任关系创造可能。作为一种对香港2019年后社会剧烈撕裂状态的某种回应,艺术的另类能动性在此被寄予期望。同时,这一高举的期望也迫使我们再々次审视艺术中感性的局限和无力。

    进入十月,提诺·赛格尔(Tino Sehgal)的两件旧作开始上演(《这些联系》[These Associations],2012和《如此变奏》[This Variation],2012)。四十几天中,观众可以在大馆的监狱操场遭遇集体的行为和主动分享故事的人们,或是在暗室里参与集体的歌鸣。疫情期间,艺术家在此的作者性更渐消退为一种集体创作的流动感。在多次体验这乐观的充满理想主义的作品后,我不得不将↑其与布莱希特“离间剧场”的克制和隐忍对比:是跟随艺术的♂感性引导投入一场近乎忘我的天启式仪式,还是在疏离的凝视中沉思改变的可能?我想起这』个展览中一件“真人书”作品(梅特·埃德瓦森[Mette Edvardsen],《时间在午后阳光下睡着了》,2010至今)的体验:一位香港的表演者与我席地而坐,她背诵了一段《如果这是一个人》(普里莫·莱维[Primo Levi]著,1947)中关于犹太人集中营的部分章节。我清晰地记得她身体姿态和声音情绪中的痛苦与压抑——在世界变得更混乱的过去十年,一种只基于感性的美好愿望似乎还不足以抚慰她和她的城市的☉苦难。此刻离重新建立信任似乎还有相◆当遥远的一※段距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