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评 CRITICS’ PICKS

张移北,“所有的东西凿成一个孔都可以成为花瓶”,2021,展览现场.

上海

张移北

BANK
上海市徐汇区安福路298弄2号楼
2021.09.11 - 2021.11.03

对材料的表面施加压力,直到戳破,形成一个孔洞。而“孔”在张移北的作品中既是实体的孔穴,又是开凿后形成的“花瓶”——即封闭或半封闭的容器,或是管道,甚至是一些↘流通的状态。凿一个“孔”的破坏过程也是在重塑,带来了新的承载力和可能性,以及多重的隐喻和置换。它们像黏结起来的关节,随时都面临着断裂和重组。观者时而在孔的一侧,时而在另一侧,个人的观感和体验也随机组合、转换和流淌。

进入“所有的东西凿成一个孔都可以成为花瓶”的展厅就似乎就进入了一个关于材料的世界。有平躺着的化粪池、悬挂着的自封油枪、直立的火钳和浇铸管道、伫立的氧气罐和垂坠的铜链;也有许多居家物体——高压锅、面包搅拌机的局部、儿童水壶和电熨斗。在艺术家的处理下,这些物体却又变得有些难以辨认:化粪池在化学试剂的反应下形成了青铜的表面、比例拉长了的高压锅,以及肢解后再重组的氧气罐和电熨斗。此外还有一些由玻璃制作的各色物件,以突触、番茄和滴落的液体等或硬或软的形态散布、缠绕和点缀在展厅㊣ 中的墙面、地面和其他角落,像一个个活的的有机体。在体量改造和材料变化之下,这些乍眼看上去有着强烈工业感的物件却形成了诸多的“新物种”。

不过,展览标题中提到的“孔”究竟在哪里?这些“孔”有时是真实的孔洞,比如面包搅拌机杯盖上的孔,或是化粪池表面凹陷的孔,以及高压锅的气阀和电熨斗的出气孔;“孔”也挤出了的不同的管道,暗示着穿梭的口径和渠道:翅片加热管、铸铜浇道、硅胶制作的管道负形,以及联结加油枪的铜链提示着油管和流过其中︼的汽油;“孔”同时也预№示着内外空间的存在:高压锅和组装氧气瓶封闭的内部、耐火沙包∮裹的画框也给液态铜留出了可凝固√的槽。所以实际上孔洞在展览中无处不在,并且邀请着观众通过想象参与其中:在密封◢的氧气瓶中窒抑,在光滑的油枪管道中溜走,在防火沙的包裹下等待热辣铜水的浇灌,或在高压锅的压力下被╱抽长……观者就像母体中未完形的胎儿般游离到孔洞的复杂世界中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