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见所闻 DIARY

淡季

艺术家于吉.

上一次写上海艺术周的“所见所闻”还是2019年,一片疫情前歌舞升平的繁荣景象。现在疫情已经持续了两年,本地艺术圈乍看上去是马照跑、舞照跳,然而这之外的世界却越发地遥远了:多数持外国护照的人仍无法入境,一度弥漫艺术周的国际化氛围走向低迷。去年这个时候,我们还在指望到今年一切都能够恢复“正常”,这愿景显然是没戏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混合了漠然和疲惫的情绪(至少在我所在的圈子里如此)。

创意顾问Leaf Greener,策展人刘秀仪,艺㊣ 术家崔洁和刘窗.

艺术周开始前我去北京参加了胡晓媛在北京公社的个展开幕,回到上海时已经错过了包括天线的李明个展等几个周六的开幕。在北京的一顿开幕饭上,几乎所有人——包括郝量、仇晓飞和一些藏家,都说他们临时取消了去上海的行程,因为担心北京疫情管控升级而导致无法回京。这消息给接下来的一周蒙上了些许阴影。不过周一晚上,当我来到新空间404时心情确是好了不少。404是一间两层的日本烧鸟店,二楼被改造成了驻留空间Not Found,于吉是第一位驻留艺术家。今晚是她驻留三个月的首次公共展示,穿插其间的有三道小点,用的是艺术家亲自挑选的本地食材。那晚我坐在Swing Diao旁边,她是餐厅的老板,也是这个驻留项目的发起人(她其实也是艺术背景出身,毕业于芝加哥艺术学院)。席间我们聊起了烹饪,“好厨师永远对新的食材充满好奇。”她说。如此看来,对于这个厨房/驻留另类艺术空间而言,于吉可谓再合适不过的的开场了,她的雕塑充满了大量不寻常的材料和组合,比如苔藓、石头、树脂、野草汁等等。

格莱斯顿画廊的蔡秉桥(屏幕上)和UCCA的游骁.

第二天一早∑ 醒来,我收到消息,西岸和021两个博览会都要求核酸证明才能入场。这消息本身并不意外,而有些荒诞的是,听说西岸博览会街对面、靠近西岸美术馆的地方开设了临△时的核酸检验▼中心,明摆着不过是走个形式。无论如何,我还是预约了第二天的检测。今年的西岸博览会规模上有所扩大,甚至增加了第三个展厅“西岸穹〖顶艺术中心”。大部分蓝筹画廊仍然回⊙归并聚集在主展厅,在展位上忙碌的是本←地雇佣的销售代表或者从香港飞来的画廊员工(也有极少数是特意从欧洲飞过来的)。路过格莱斯顿画廊的展位时,我发现蔡秉桥虽然人未到场,面孔却出现在桌上的笔记本电脑屏幕上。她身在纽约,通过Zoom参与展会。“纽约现在已经半夜三点多了吧。”UCCA的游骁跟她打招呼说。我们离々开格莱斯顿的展位前,不忘多欣赏了一阵子薇薇ぷ安·苏特(Vivian Suter)那些悬@ 吊的杰出画作。

博伦坡画廊的陈怡辰和户尔空间创始人花笑婵.

西岸展出的年轻画廊♀里,柏林-北京画廊户尔空间展出的艺术家范尼·吉奎尔(Fanny Gicquel)的雕塑系列最为动人。《生活在边界》(Living on the Border,2019)由玻璃和金属构成,将这些组件松散地粘接在一起的是普通的创可贴胶布。画廊的创始人花笑婵跟我解↘释说,这些作品原本是由三位舞者启动的(玻璃的形态就来自他们的身形),行为过程中又变成了引导他们即兴接触的工具。《生活在边界》创作于疫情之前,其中对亲密接触的礼赞现在几乎感觉是乌托邦式的,但也因№此在当下这一时刻显得加倍珍贵。

今ㄨ年西岸和021首次选择在同一天开幕,这让在两边串场的活动变得更困难了。我到达021的时≡候已近黄昏,门外已然大排长龙。入场已七点多,我只▲来得及匆匆转了一圈就赶去和朋△友吃饭了,不过还是很惊喜看到了Vanguard画廊展位上童义欣的新雕塑和Gallery Vacancy带来的伦敦年轻艺术家组合Michael and Chiyan Ho形式新颖的♀绘画。

天线空间的王●子,玛戈画廊的郭慊慊▲和藏家禹丹.

确有一丝本地气息的线索——类似于吉准备的餐点——贯穿两大博览会外的一『些展览,从香格纳的施勇@个展到没顶的徐震个展再到PSA的梁绍基大型回顾展。不过本次艺术周最让人无法不注意到的潮流是用来装点墙面的大量黑人具∮象绘画——博览会内外皆是如此,两个私人基金会︼的开幕展览主题也追赶上了ξ 这股潮流。在香港注册的Longlati基金会的重心放在收藏和赞助“二十世纪国际女性艺术家创作、少数与多重〓少数群体文化以及90后中国艺术家的实践。”这一极其当下的定位体现在了他们的两个开幕展上:塔拉·玛达尼(Tala Madani)的个展,以及德里克·亚当斯(Derrick Adams)、阿莫阿科·博阿福(Amoako Boafo)、沃恩·斯班(Vaughn Spann)三位黑人画家的群展。在基金会靠近外滩的空间里,临时立起的展墙和房间被刷成了黄色、绿↘色和蓝色,用来悬挂亚当斯和斯班的画。此类展览设计让我想起我的艺术家朋友李泳翔在另一个场合的调侃:“为何现在艺术圈很多亚非联盟的展览,去处理白立方的方法就》是刷墙壁?”M Art Foundation是本土版图上另一个新的参与者,开幕展览选择了伊曼纽尔·塔库(Emmanuel Taku)的个展——这是和加纳阿克拉的Noldor艺术家驻留项〒目的合作,而塔库的数№件绘画也出现在了Lévy Gorvy在Art 021的展位上。这些展览虽然及时,却无法弥补艺术家未能▃到场的缺憾,让他们的作品在中国的再语境化变得有些不完整。“不然还能怎样呢”,一位朋友有些黯然地评论道。

从左至右:编辑赖非,餐厅主Swing,策展╱人曾明俊,艺术家王凝慧和闫欣悦.

周三稍早,在去参加◆外滩美术馆资深策展人曾明俊的KTV生日派对路上♂,我突然意识到和疫情前相比,如今艺术周的娱乐活动实在是少了太多。旧日宾客今不在,我们似乎也自嗨不起来,回到了跟自己的小圈子在小房间里唱小调的日子∑。我的艺术周在创意顾问和艺术『狂热爱好者Leaf Greener于周日晚间举办的家宴上宣告结束,在座的还有收藏家李琳,天线空间的王子,玛戈画廊的郭慊慊和Salon 94画廊的马暚。饭桌上,常居巴黎的郭慊慊分享了她对接下来的巴塞尔迈阿密︽之旅的期待,后来大家又聊起了欧洲体验最好的几个排毒养生营;言谈之间突然生出一丝错觉,好像疫情没有发生,我们还活在那个流〓动而无边的世界。

艺术家陆扬与Thaddaeus Ropac画廊▲的杨诗涵.

藏家乔志兵.

艺术◣家丁世伟.

译/ 卞小慧

更多图片